3.由得我们选吗?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从秘境出来,到他们这些新弟子的宿舍,其实并不算太远。
  按珍珠平常的速度,大概也就是走个一刻钟的样子。
  但今天她下面夹着一颗种子,虽说不大,但娇嫩的花径里夹着异物,走路时多少有点不适应。
  她的身体又敏感,一路磨磨蹭蹭,也不知流了多少水。但有那颗种子堵在那里,倒是一滴也没漏,全被它吸收了。
  种子还给珍珠传来了欢欣喜悦的情绪,“还要,还要。”
  还要个头,她腿都软了好吗?
  珍珠喘息着,娇柔无力地倚坐在路边休息。
  “走不动了吗?”
  略显稚嫩的男声响起来,珍珠抬头看了一眼,正是他们这一期成绩最好的楚扬,这时正抱着一只雪白的狐狸站在她面前,肩膀上还站了一只红色的小鸟。
  珍珠笑了笑。
  “一直夹着那东西,是不是很爽啊?”楚扬一边问,一边在她腿间蹲下,撩起她的外袍,伸手戳了戳她的阴蒂,“啧,小珍珠都立起来了呢。”
  珍珠低吟一声,媚眼如丝地看着他,轻笑道:“你何苦来撩我?我是女人,摸摸蹭蹭总有不泄阴就能刹痒的法子,你自己可怎么办?又不能射。”
  楚扬顿时就僵了一下,眼睛的颜色都变深了一些,最终还是把手收了回去。
  他们都很清楚,虽然练的是阴阳交合的心法,但除非真的突破无望,元阴元阳最好还是要留到筑基以后。否则哪怕能够采补,也会根基不稳,难成大器。
  就算宗门里那些喜欢把新人当炉鼎的前辈,也都约定俗成地不会向本门练气弟子出手。都是同门弟子,那种毁人道基的事就太缺德了。
  楚扬深吸了口气,静了静神,才道:“明天就要拜师了,你猜会去哪位真人门下?”
  珍珠轻轻一哂,“由得我们选吗?”
  楚扬再次沉默下来。
  的确,不论是哪一位看上他,他也只能乖乖从命。
  这么一来,明明拨了头筹契约了两只灵宠的意气风发,突然就都变成了沉闷压抑。
  他拉过珍珠,在她唇上狠狠地亲了一口。
  珍珠觉得嘴唇都要被他咬痛了,才听他恨声道:“不论是去哪里,你都要自己小心点啊。”
  珍珠才刚觉得有点感动,又听他用更低的声音说出后半句:“筑基前千万不要死,等着我,等我去操死你。”
  珍珠:……
  她这个身体虽然幼小,但她本人毕竟是重活一世的成年人了,楚扬可是货真价实的十二岁少年。
  这就被教成这样了。
  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。
  楚扬带着情绪,匆匆走掉了。
  珍珠又坐了一会,小穴里的种子就不停在叫着要水水。
  她有点无奈,“我一点力气都没有啦,让我休息一下啦。”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