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.方流云(1 / 3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在珍珠看来,内山总管方流云看起来似乎比辰辉更符合“剑修”这种正直的人设。
  他长相清俊,气质儒雅,一袭淡清长衫将颀长的身材遮得严严实实,隐隐还有几分禁欲系的矜持。
  他和陆春阳是同一期的弟子,素来相熟,也没有什么废话就把珍珠“交接”完了。
  “珍珠师妹送到,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。她年纪小,你多关照些。”陆春阳笑了笑,又向珍珠道,“方师兄向来温柔体贴,你不要拘束,有什么需要,尽管向他开口。”
  方流云道:“陆师兄这爱照顾人的性子还真是一点没变。你放心,珍珠师妹以后就是翠华峰的人了,我自会照顾妥当。”
  陆春阳那边还有其它等着安排的新弟子,也没多留,多说了两句就告辞走了。
  方流云和珍珠送了他出门,转过身来,方流云拉了珍珠的手,微笑着柔声问:“小师妹刚刚一路上山,可累了?你先同我一起吃午饭吧,吃完饭我再带你各处看看。回头住处也就收拾好了。”
  这安排十分合理,珍珠自然乖乖点头应声。
  于是方流云就牵了她的手,先回了自己的住处。一面问了珍珠几岁,修行多久。
  “七岁,去年跟着外门徐长老来欲灵宗才开始修行的。”
  珍珠身形幼小,方流云也能看出骨龄的确不大。才修行一年,就突破了练气三层进秘境契约灵宠……方流云心下也不敢把她当成普通的小孩来看,态度就越发温和,又问:“来了这么久,想家吗?”
  “我没有家了。”见他果然性格好,珍珠便有意露出点伤感来博取更多同情,“我从小就被卖奴婢,连父母都不记得了。”
  方流云眸中果然微微一暗,却不再说话了,只牵着珍珠的手,默默走路。
  他的手白皙修长,骨节分明,看起来十分有力,但这时力度却十分柔和,就好像怕捏痛她一般。
  珍珠不时悄悄抬眼看他。
  若只论长相,方流云在欲灵宗这个美男如云的地方,大概算不上什么,但她却觉得他身上有一种清和安宁,让人越看越舒服的感觉。比起这种淫乱宗门的管事,倒更像是出身清贵世家的书生。
  她有点好奇,方流云这样的人,怎么会在这种地方。
  “怎么了?”方流云问,“有什么想要问我的?”
  她的目光大概太明显了,珍珠有点不好意思地抿抿唇,但还是问了:“方师兄,怎么会拜进欲灵宗呢?”
  她当时是穿越时投错了胎没有办法,但方流云身为男子,能走的路应该更多才是。
  方流云淡淡微笑,并没有什么避讳的样子,“因为我就是在这里出生的啊,我家祖上,世代在欲灵宗为奴。”
  珍珠愣了一下。
  凡奴中偶尔会出现有灵根可以修行的苗子,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。欲灵宗每年都会替适龄凡奴测灵根,如果有,自然也就收入门中了。
  原来他跟自己,也是一样的。
  方流云住在一个竹林边上的小院,推窗就能看到青翠欲滴的玉竹,鼻端萦绕着淡淡的竹叶香气,十分雅致。
  饭菜已经做好,两个美婢过来服侍珍珠洗手,跟着又站在她身侧为她布菜。
  珍珠略有点不太适应。
  方流云道:“她们都是这里的凡奴,都是打小训练好的。稍后师妹挑好住处,我也会替你安排侍候的人。师妹喜欢什么样的?男的还是女的?年少的或是年长的?”
  珍珠已经吃得满嘴流油。
  她之前是卑贱的奴隶,后来到了欲灵宗,见习院那边,了不起就是让他们吃饱别饿着,她差点都不记得美食是什么样子的了。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