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.这才算吻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早上六点左右医院急诊收了个病人,病情比较复杂,需要集中会诊,秦谨之临时接到电话,同事通知他八点开会。
  秦谨之洗漱完走出卧室,客房门开着,他往里看了一眼,床上整洁干净,没有一丝凌乱,和昨晚没什么差别。
  不像是睡过的样子。
  而原本放在圆桌旁边的藤椅现在在阳台上,角落倒着一个空酒瓶。
  “早,”邢窈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子,“你起得时间刚好,过来帮我端一下,有点多。”
  她看到秦谨之已经换好了衣服,连手表都戴着,以为他没空吃早饭,“急着出门吗?”
  “还早,”秦谨之走进厨房,一眼就看出只有粥是她煮的,其它几样全都是楼下小吃店打包回来的。
  “我不太会做饭,”她脸上的表情和昨晚米放太多蒸出一锅半生不熟的米饭时一样坦然。
  “不是必须要会的事。”
  “那你会吗?临床医生那么忙,下班应该很累吧。”
  “偶尔,也不经常做,”秦谨之尝了口粥,有昨晚的前车之鉴,他没抱太多希望,熟了就行,但入口却是出人意料的软糯香甜。
  邢窈给自己买了杯冰咖啡,她没有吃早饭的习惯,咖啡提神,平时早起也都是简单凑合。
  “你很适合戴眼镜。”
  秦谨之盛了碗粥放到邢窈面前,将那半杯冰咖啡拿远,她也不生气,撑着下巴朝他笑,“很帅。”
  邢窈没化妆,五官素净,眉眼弯弯的模样比平时少了些距离感,美人在骨不在皮,秦谨之是骨科医生,职业形成肌肉习惯,看人第一眼先看骨架。
  她不只是线条优越,骨相也漂亮。
  雨后天气放晴,秦谨之当初买这套房子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采光好,初晨阳光柔和落在她身上,显得唇色浅,皮肤更是白得发亮。
  嘴角沾了粒米,她探出舌尖舔过。
  秦谨之又想起她跪在地上吃力地含住阴茎舔弄的画面,舌尖抵住马眼往小孔里钻的极致快感悄悄从尾椎骨蔓延,清晨的生理反应来得迅猛。
  他低头看了眼时间。
  还有十分钟可以浪费。
  “邢窈。”
  “什么?”
  “你的名字是哪个字?”
  “嗯……”她放下筷子,音色慵懒绵长,“就是,‘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,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,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……”
  其实前四个字就足够说明,她却慢悠悠地念了半首《诗经》。
  餐厅安静下来,是秦谨之吻住了她。
  右手被握住,手腕压着什么东西,像是他的眼镜,邢窈温顺地张开嘴,和他唇舌缠绕、分开、再吻到一起。
  比起昨晚,这才算吻。
  几分钟后,秦谨之站在水池前收拾碗筷,邢窈则靠椅背喘息,藏在碎发里的那枚吻痕颜色比她早上刷牙照镜子时更深了些,周围皮肤还有残余的水渍。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