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8.小孩子不能看h哦(1 / 3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刘菁捂住秦皓书的眼睛,退出来轻轻关上门,“小孩子不能看这些。”
  她心情有点复杂。
  虽然谨之平时做任何事都有分寸,不是会胡来的人,但他现在醉得一塌糊涂,酒后容易犯错,她都不知道邢窈是什么态度,万一……
  家里有客人,她不回去不合适。
  “把你留这里?”刘菁摸了摸秦皓书的头喃喃自语,又看了眼卧室房门。
  她拿不定主意。
  “妈,哥哥之前让我把邢老师叫嫂子,”秦皓书叫‘邢老师’习惯了。
  “……什么?”
  “真的真的,有一次邢老师和别的男生吃饭,哥哥不开心,让我去当电灯泡。还有,过年的时候,爷爷和邢爷爷视频,哥哥本来都要去医院值班了,但听到邢老师的声音后哥哥就没马上走,说找车钥匙,其实车钥匙就在他兜里,我看见他放进去的。”
  秦皓书郁闷地叹气,“可是邢老师没有问起哥哥,她都跟我们家的狗打招呼了,就是没问哥哥。”
  刘菁心情更复杂了。
  卧室始终没什么动静,刘菁用手机叫了代驾,煮好的醒酒汤凉了又回国重新热一遍,家里依然静悄悄的。
  她决定让秦皓书今晚住在这里。
  敲门声响起,“窈窈?”
  邢窈蓦然清醒过来,连忙应了一声,“刘姨。”
  “醒酒汤煮好了,我放在客厅桌上,家里有事我得先回去,那……今晚就麻烦你照顾谨之,他胃疼,可能会辛苦点。”
  “……好,”她答应地牵强。
  代驾在楼下等,确实已经很晚了,刘菁走之前叮嘱哈欠连连的秦皓书,让他别睡太深。
  可他还是个孩子,一睡着就全都忘记了。
  静谧浓烈的旖旎暧昧被关在卧室,酒精催化发酵,每一丝空气都灼烤着邢窈裸露的皮肤,月白里渐渐透出红潮,铺天盖地地蔓延开来。
  她快要融化在秦谨之口中。
  她躲到左边,他的唇便沿着她下颚轮廓一寸寸寻过来,她躲到右边,他又顺着她仰高的颈线厮磨。
  醉酒后的男人变得笨拙,也愈发没有耐心,怎么都解不开她后背的搭扣,他莽撞地撕扯拉拽,内衣边缘勒紧将邢窈胸前皮肉磨得通红。
  “疼?”
  他闷声喘息,沙哑嗓音里透着嘲弄,“你也知道疼……”
  “我怎么不知道,”邢窈低声反驳,“你太重了。”
  她吃力地推他,被他不耐烦地反扣住手腕压进枕头。
  他好像听见了,又像酒醉迷离什么都听不清,邢窈不再试图讲道理,讲不清,她挣扎着爬起来,还未松口气就被拽回去,皱巴巴的长裙被推卷到腰上,男人粗鲁地分开她双腿,把头埋了下去。
  邢窈呼吸一滞,腰身拱起弧度,却又撑不住,很快就跌下去,破碎的声音从干涩喉咙里泄出来,“秦谨之……”
  内裤勒成一条细绳,被男人粗糙地拨到一边,温软的阴唇已经有些湿润,他含住大口吸吮,吞咽的声音显得淫靡,粗鲁又疯狂地咬着那颗小肉粒碾磨,邢窈大脑一片白。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